首页 > 新闻 > 新闻查证 > 正文

百万韩国民众集会要求总统下台:朴槿惠与“邪教密友”到底是怎么回事

文章来源:腾讯较真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12-05 08:57:13

流传报道

 

“密友干政门”持续发酵,韩国总统朴槿惠正面临四面楚歌的窘境,韩国各地上百万民众集会游行,要求朴槿惠下台,韩国朝野也正建议朴槿惠“有序下台”,其总统宝座岌岌可危。而事件曝光后,在民间还滋生了不少以崔氏父女为中心的谣言,为朴槿惠危机推波助澜。蝴蝶效应到底是如何引发的?《较真》邀请知名韩国问题专家常洛闻先生做了一次全面、翔实的回顾。

 


网友看法
 

查证过程:

被错误解读的“邪教”,起源自一份不靠谱的密电

韩国媒体曾引述一份维基解密曝光的电文①,电文由时任驻韩使团副团长司徒文(William Stanton)撰写。其中提到崔太敏是一位“彷佛俄国妖僧拉斯普京(Rasputin)的人物”,与朴槿惠“有长达35年的不正常关系”,而且崔太敏“完全控制朴槿惠身心”,“儿女凭此累积了巨额财富”。

不过当时是2007年8月,大国家党(新世界党前身)将举行总统候选人的初选,李明博(当时的首尔市长,后来的韩国总统)和朴槿惠的激战到了白刃相见的程度,李明博在现代建设(现代集团旗下公司)积累的大量财富、朴槿惠的贵族出身都是政治攻击的绝好材料。司徒文在电文中提及的“妖僧”、“完全控制身心”等说法,都是当时选战过程中的流言,美国大使馆只是将信息传回国内,并非有意背书。这份密电也强调这些都是谣言(rumors)。只能确定崔太敏是朴槿惠的牧师(pastor),并引述了朴的政敌的诋毁之词“Korean Rasputin" 。这些以讹传讹的流言,恐怕是朴槿惠笃信邪教一说的发端。最简单的道理就是,如果有任何实在的证据,朴槿惠都很难躲过政敌的步步追逼,一路入主青瓦台。

崔朴家关系非同寻常且具有“神话色彩”,是引起争议的原因

但这些谣言确实并非完全是子虚乌有。早在1979年,朴槿惠的父亲,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遇刺身亡,凶手是朴正熙的老部下,时任韩国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。金载圭在受审时曾向法庭提出抗辩,抗辩理由之一,就是与朴槿惠交好的崔太敏假借权势敛财,又与女性有不正当交往,但朴正熙对此不闻不问,让他无法忍受,这才痛下杀手。现在这么多年过去,到底是金载圭信口胡说还是确有其事已经难以查证,但可以证明崔太敏和朴家的关系的确非同寻常而且渊源很深。

崔太敏与朴槿惠崔太敏与朴槿惠

深挖之下,朴崔两家的因缘还可以再往回追溯。根据韩媒报导,金载圭领导的中央情报部当年曾经详细调查崔太敏,并且呈交给总统朴正熙参考。宣称取得这份报告的《新东亚》②称,报告中说,崔太敏是1912年5月5日生(1979年时为67岁),一生总共改过6次姓名,包括崔道源、崔尚勋、崔峰寿、崔退云、孔亥南、房敏,一直到1975年4月担任救国宣教团总裁时的崔太敏。

崔太敏15岁时以崔道源之名在黄海道中学毕业,曾担任日本殖民政府的高等课长与警务人员。二次大战后韩国光复,崔太敏继续在江原道等地担任警察,后来也曾在陆军第一师团宪兵队、海军陆战队任职。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,崔太敏于1951年3月(时年38岁)离开军队,并以崔尚勋之名进入实业界,担任肥皂工业理事长、釜山的行政新闻社副社长。

54岁那年,崔太敏一度抛下妻子,在庆尚南道的金华寺出家为僧。但他55岁时又重回社会,在庆尚南道梁山市担任中学校长,并且担任全国佛教青年协会副会长、全国福利协会会长等要职。1963年5月,崔太敏被选为民主共和党中央委员,民主共和党也是当时的执政党,而当时的韩国领导人就是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。1965年2月,崔太敏因为伪造有价证券遭到首尔检方调查,此后4年都过着躲避风头的日子。

1969年,曾经当过警察、军人、实业家、僧侣、校长、诈欺犯以及执政党中央委员的崔太敏,开始投入一种混合天主教、天道教与佛教的宗教活动,主张一种号称综合上述宗教教义的灵魂合一的特殊思想,并以房敏之名为信仰者祈祷。在70年代初正式定名为永世教(永生教是误传,永生教实为另一新兴本土宗教),在首尔大田一代活动,以弥勒,檀君(韩国的创世神,相当于中国的盘古)之名替人治疗疑难杂症。崔太敏在1974年搬入首尔西大门区的住处,并且开始自称太子殿下,有数百名信众跟随。

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下,崔太敏不过是众多自称教主的人之一。在日本殖民时期,韩国的主流宗教教会都在暗中反对殖民政府,所以非主流的新兴宗教反而能够得以生存,埋下了日后异端泛滥的种子。建国以后,韩国在朴正熙领导的新农村运动之中经济迅速发展,在60-70年代超越了宿敌朝鲜,并且产生了能够追赶日本的思潮。所以当时富裕起来的韩国人急需精神上的安宁。除了在本土有历史渊源的佛教和道教迎来第二春之外,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迅速传入。一时教门林立,到今天仍然有超过300个不同的宗教团体经过官方注册在进行活动。当时有些有心之人将不同宗教揉合在了一起,甚至将萨满教仪式也加入其中,产生了很多的新兴宗教。背后的一大原因是,韩国照搬了美国的政治体制,对于宗教的管束非常宽松,官方并没有对于邪教的界定。但某一宗教内部的行业传承约束十分严厉。创立新兴宗教更方便教主自行其是。民间对于新兴宗教当中有教主崇拜,集体自杀等恶性因素的宗教,只能统称为“似而非教”。随着时代进步,似而非教在90年代末进入冷却期,韩国盖洛普调查显示,在韩国自称有宗教信仰,且信仰佛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等主流宗教以外其他宗教的人数1984年为3%,1989年为2%,1997年为1%,到2014年已经不足1%。

1975年3月6日,崔太敏终于见到了朴槿惠。同年4月,崔太敏在大韩耶稣教长老会综合总会接受牧师按手仪式,成为牧师的崔太敏创立了大韩救国宣教团,由他自己出任总裁,朴槿惠则是名誉总裁。崔太敏5月召开了救国祈祷会,6月召开了大韩救国十字军建军仪式,1976年,崔太敏将多个团体合并成立新心奉仕团,由朴槿惠担任总裁。这也是朴槿惠和崔太敏在公众面前共同露面的频率最高的时期。

要知道,当时的朴槿惠正代替遇刺身亡的母亲承担第一夫人的职务,对外代表韩国的外交形象,对内则是韩国新时代女性的象征,同时拥有父亲的强力支持和国民的深切同情,不知道多少人想利用她的身份谋取私利,她怎么会一下子信任素不相识,背景复杂甚至有些可疑的崔太敏,还亲自出马为宗教活动背书?

在中央情报部呈交给朴正熙的报告里并未解释此事,但是报告中提到,崔太敏曾在1975年2月底写信给韩国总统朴正熙爱女,也就是时年23岁,后来成为总统的朴槿惠。除了宣扬他的灵魂合一思想,还自称三次梦到半年前遇刺身亡的朴槿惠母亲陆英修,陆在梦里指定他协助自己的女儿。

韩媒称,韩国前情报部长金炯旭回忆录里也有过类似的记述(回忆录成书远早于丑闻爆发之前)。回忆录说,崔太敏写给朴槿惠信的内容是:“你妈妈不是走了,妈妈是为了你开启属于自己的时代而让路。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你成为韩国,乃至亚洲的领袖(天经地义),不过是换把椅子而已。想听妈妈的声音的时候通过我(崔太敏)就可以经常听到,陆英修女士在托梦给我,说‘我的女儿太愚昧什么都不知道,只有无尽的悲痛’”③。

民间甚至传说崔太敏在此之后曾多次以朴槿惠亡母托梦为名,给朴槿惠传话,以此深得朴的信任,崔的女儿,与朴槿惠年龄相仿的崔顺实(崔太敏第五女)也是在这一时期,建立了与朴槿惠的私人关系。

当时23岁的朴槿惠虽然际遇坎坷,但恐怕仍然难以对崔太敏的意图有全面的估计。崔太敏成立大韩救国宣教团后,向企业收取高达两千万至五千万韩元的入团费,这些企业每个月还要缴交两百万韩元的营运费,崔太敏创立的组织在全国拥有超过三百万的会员。中央情报部的报告还记载了许多崔太敏涉及金钱犯罪、幕后游说、色情丑闻的资料。这些行为朴槿惠可能真的不知情,但是无意当中起到了背书站台的作用。

但朴正熙遇刺之后,朴槿惠三姐弟失去了父亲的照顾,事情起了变化。朴槿惠的妹妹朴槿令和弟弟朴志晚曾于1990年8月向青瓦台提交陈情书④,指控崔太敏窜改育英基金会(陆英修创办的教育基金会)的会计账本,要求时任总统卢泰愚严惩骗子崔太敏,“为保护卸任元首遗属,请将被崔太敏迷惑的姐姐朴槿惠解救出来”。这也是朴槿惠与家人关系冷淡,甚至在竞选时称“我没有子女,没有家庭”的诱因之一。

卢泰愚政府其实早就对崔太敏做过调查,并出过一份报告,这份完成于1989年10月的报告是由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制作。当时育英基金会的理事长就是朴槿惠,崔太敏出任顾问,崔顺实则是育英基金会附设幼儿园的园长。报告称,崔太敏的事务所就设置在育英基金会内,而且崔太敏将其亲信安插在基金会中担任干部、秘书、警卫的位置上,完全掌握了整个基金会,特别是朴槿惠个人的一举一动。在当时就已经遭到了质疑与批评。

报告当中还提到,崔太敏在基金会内部被称为崔会长,对外则自称是朴槿惠的监护人。而且崔太敏阻止朴槿惠与自己的亲人接触,连她的亲弟弟朴志晚都抱怨在崔太敏的影响下,姊姊根本听不进任何人的话,要是没有事先约定,就算回到家也见不到面。而且崔太敏还对朴槿惠不断洗脑,说什么再忍耐几年,你就可以成为女王,但要避免与亲人接触。崔太敏还宣称,世界各国女性领袖的浪潮不断东移,从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到巴基斯坦的布托,1990年代要是韩国出现女总理,那就是朴槿惠。

报告书部分内容截图,1989韩国尚未去汉字化,报告书又以书面语写成,很多部分与中文相通。报告书部分内容截图,1989韩国尚未去汉字化,报告书又以书面语写成,很多部分与中文相通。

关于朴槿惠与崔太敏在1980年代的种种流言,这份报告也详加记载。包括朴槿惠对崔太敏所说的神的启示深信不疑,朴槿惠绝对信赖着崔太敏,在各方面依靠着崔的建言、靠着催眠术,崔太敏让朴槿惠见到了亡母陆英修的幻影,藉以讨其欢心等等。

之后在90年代,朴槿惠曾淡出公众视线,远离政治圈,有过一段相当清苦的日子。但崔顺实在当时仍然陪伴左右,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。证据是朴槿惠1997年重返政坛,加入大国家党(新世界党前身),1998年4月当选国会议员,踏出了正式从政的第一步。当时崔顺实的丈夫郑润会受到提携,从育英基金会朴槿惠秘书室长一路当到国会议员朴槿惠秘书室长。此时崔太敏已经离世将近四年(1994年5月1日,崔在首尔离世),不能不说除了崔太敏的余荫在起作用之外,崔顺实确实博得了朴槿惠的信任。

“邪教”一说是谣言,朴槿惠错在太重视清名,反而毁了自己的清名

故事讲到这里,要提一句韩国的选举文化。由于完全照搬了美国体制,韩国对于选举当中出现的游说,谣言都没有太严格的司法约束。能够熬过选举这一关,其实已经证明谣言只是谣言。从目前的事态发展来看,韩国民众最恼火的地方有两个,一是崔顺实借助与总统的私交给女儿行方便,令本来就就业艰难的学生文凭缩水。这其中校长是不是主动巴结,是否有第三方从中运作,总统是否知情都大有可疑。二是崔氏无半尺官身的情况下阅读保密材料,外界忧心崔家介入高层决策的深度。朴槿惠自己也说,她与崔有40年的个人因缘,如果她以总统权力,在当选之初民望正盛的时候任命崔为生活秘书,协助修改材料,给出穿衣意见,调整演讲稿语气等事件都将顺理成章,崔氏也必然受到青瓦台的约束,不大可能会有以权谋私的事情出现。至于胁迫企业捐钱等等指控,更只有崔氏一人筹谋,一人得利,青瓦台幕僚的背书更像是为了主动迎合崔而打的擦边球。到目前为止,朴槿惠错在太重视清名,反而毁了自己的清名。

至于邪教一说,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我国也曾出现过气功热,超自然现象热,飞碟热等现在看来让人哭笑不得的阶段。当时韩国的全民信教,和我国当时的全民顶信息锅并没什么本质区别(我国在时间上还迟了一些)。崔太敏确实利用朴槿惠的个人经历,以宗教名义达到了接近朴槿惠的目的,甚至朴槿惠也确实有可能相信过崔太敏能够带来亡母的信息,但之后崔顺实能在朴槿惠身边鞍前马后,更应该看作是同龄人之间守望相助的感情——这40年中,朴槿惠孤苦伶仃,前途起伏不定,光是父亲朴正熙独裁统治的血债就是一笔巨大的负资产。从议员到总统更是走了将近20年。真要想靠贴住朴槿惠飞黄腾达,崔家的宝也押得过于长了吧?

结论

 

1、以讹传讹的说法源自一份不靠谱的电文。

2、崔太敏和朴家的关系的确非同寻常而且渊源很深。

3、崔太敏个人背景复杂、神秘,不过其创建的“永生教”并非邪教。

4、崔太敏、崔顺实的丑闻,可能朴槿惠真的不知情, 但是无意当中起到了背书站台的作用。

5、朴槿惠错在太重视清名,反而毁了自己的清名。

 

参考资料

①电文地址

https://wikileaks.org/plusd/cables/07SEOUL2178_a.html

②新东亚报道

http://shindonga.donga.com/3/all/13/105024/3

金载圭报告书

http://news.donga.com/3/00/20161026/81018815/1

http://m.blog.daum.net/kim0909/18287990

http://www.gobalnews.com/news/articleView.html?idxno=382

③"托梦说”原文:

http://www.hani.co.kr/arti/politics/politics_general/542931.html#csidx473bca5ba0643c4b91b9ec8db2c4b97  

http://www.huffingtonpost.kr/2014/12/02/story_n_6252770.html

④陈情书

http://www.ohmynews.com/NWS_Web/view/at_pg.aspx?CNTN_CD=A0000426709

朝鲜日报原文

http://news.chosun.com/site/data/html_dir/2016/11/04/2016110400215.html?Dep0=twitter&d=2016110400215

 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